教 育
首页 > 国内教育 > 正文

关注中高考:那一年,我们经历高考
编辑:宋志红   2015-04-15 16:50:59   来源:威海网·威海晚报   评论:0


  每年的6月7日、8日,没有比高考更重要的事了,考场附近路段禁止机动车通行,环保部门严查各种噪音,公安部门加大安保力度,食品卫生监督部门也多次检查校园周边经营户的食品安全。家长们更是不遗余力地围着考生转,吃什么、喝什么、如何坐车、穿什么衣服、带什么东西、怎么安排休息等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\

  高考,承载着几代人的回忆。自1977年恢复高考至今,已有38个年头。38年之中,考试时间、考试科目、赶考的方式,乃至参考的年龄都几多变迁,而唯一不变的是一代代学子们孜孜以求的大学梦和各自的精彩!

  上世纪70年代 考生自学“备战”

  说起高考,58岁的王德顺有很多话要说。从小喜欢看书的他一直梦想着每天能有看不完的书,可受家庭条件的限制,王德顺只上到初二就辍学在家了。辍学后的他帮着父母干农活,照顾弟弟妹妹,可即便生活如此艰辛,他依然会抽出时间来写字,没有纸笔,他就拿着木棍在地上写。

  1977年10月的一天,老师来到王德顺家告诉他恢复高考了,希望他能参加高考。听到这个消息后,王德顺高兴得不得了。从那以后,他每天白天帮父母干活,晚上就看书备考。经过了几个月的复习,王德顺如愿以偿地参加了高考。

  他说,那时候参加考试的人小到十几岁,大到四十几岁,准考证就是一张纸没有照片。考试科目有语文、数学、物理、化学和英语。不过英语只是参考科目,都是些基础性的识别字母类的试题,很简单。考场也并不像现在这样监控严格,考生中途还可以出去上厕所,不会有监考老师陪同。考生都很刻苦认真,基本上没有出现作弊,因为大家都很珍惜高考的机会。

  幸运的是,王德顺一次就通过了高考,考上了师范院校的专科班,毕业后一直从事教师行业直到退休。“现在的孩子很幸福,高考有专车接送,我们那时候交通、食宿问题都要自己解决,都是自发参加考试的。不过,能得到高考这个机会对大家来说就很高兴了。”王德顺说。

  上世纪80年代 考生自行安排食宿

  相比刚恢复高考的几年,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,高考慢慢受到了大家重视,条件也有一些改善,市民丛女士回忆自己的高考时也是记忆犹新。

  丛女士是1987年参加高考的,那时候家在农村的她高中三年都是在县城中学住校。高考时,一切都是自己安排,根本没有父母接送或者加餐。“考试那几天父母该干什么干什么,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。”丛女士说,在考场外,根本看不到送考的家长。虽然那时家里也希望孩子能够考上大学,成为知识分子,但是在行动上没有什么特殊体现,在当时,高考的录取率很低,所以落榜并不是什么大事,考上大学的人毕竟还是少数,能考上的就是幸运儿,大家都认为上大学不是唯一的出路。

  “后来成绩出来时,我遗憾地落榜了,不过当时也没有太大的感觉,觉得考不上就去工作嘛。”丛女士说,那时,考生都是自己坐车到考点,吃住也都自己解决,因为自己家在农村,考试那几天,丛女士还住在一个同学的家里,还记得高考的第二天,忙乱中忘了带水,又不舍得花钱买水喝,自己就这样一天没有喝水。

  丛女士的儿子三年前参加了高考,在帮助孩子备战高考时,丛女士格外感慨,现在的考生们太幸福了,父母、老师都各方面照顾,去考试还要老师带队或父母接送。

  上世纪90年代 考生有了“营养餐”

  “我们那时候,高考考上了,命运几乎就是从此改变了,在我们那个小县城更是如此。想要走到城市去,高考是一个机会。”1997年参加高考的市民谷超回忆着当时的情形说,高考前,班级教室的小黑板上一边写着“知识就是力量”的字样,一边写着高考倒计时。大家也都坚信,高考成功了就意味着整个人生的改变。

  “当时是学校统一包车去考场,所有同学先到学校集合,因为学校担心考生自己搭车去考场会迟到,并且统一安排住宿。”谷超说,那时的高考还是在7月,记得高考当天早上,妈妈给他煮了一大碗牛肉面,里面足足加了半斤的牛肉,还加了两个荷包蛋,和现在相比也不算什么丰盛的营养餐,但那时家里条件一般,加半斤牛肉和两个鸡蛋已经是父母特别准备的“营养餐”了,和上世纪70、80年代不同的是,90年代的高考考场上,已经出现了家长陪考,给孩子送水、送饭的情况。家庭条件好的家长,还会给考生准备零食、饮料。

  一个月后,谷超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。他说:“当时家人都很高兴,毕竟出了个大学生还是件大喜事,不像现在这么普遍,但从1996年起,全国37所重点院校试行并轨制收费,意味着念大学要自己出钱读书了。当时家里虽然高兴,但觉得学费还是有些压力的,有时可能还要找亲戚朋友借点钱。”

  “上世纪的90年代初,高考对人生前途的影响不小,所以,很多农村考生只要有一点条件,都会拼尽全力去挤高考这个独木桥。”曹照华说,1995年到1998年间,考大学的难度没有降低,虽然没有大规模扩招,但那时的大学生似乎失去了一定的神圣光环,已经不像之前那么高不可攀。

  21世纪 一人高考累坏全家

  2006年参加高考的于子涵回忆当时高考的情形,用了一个词来形容自己——大熊猫。“我觉得自己就跟一只大熊猫一样,全家都在重点保护,还有两个月高考时,爸爸给我买了很多营养品,晚上在学习时妈妈也会送上刚刚温好的牛奶。”她说,马上就要高考的那几天,父母也不像往常那样督促着学习了,说话也非常轻柔,除了营养品,妈妈还专门去书店买了营养食谱,每天变着法做菜。

  于子涵回忆着赶往考场的情形:“高考当天,本来计划父母陪着我早点出发,打车赶到考场,但刚出门不久就遇到了专门免费接送考生的‘爱心车’,我们就拦下来问了一下,司机师傅特别热情,说保证安全、快速地把我送到考场,我们就上车了。一路还算顺利,其他车辆看到‘接送考生’的字样,也都主动让路,虽然学校附近有交通管制,但下车的地点离考场很近,当时我就觉得高考那几天——考生最大。”

  一到达威海二中的考场,家长和考生差不多对半分,陪考大军远远超过于子涵的想象。“其实本来那天我父母是需要上班的,不过他们特意请了假在考场外面陪我,直到我考完出来,他们都一直站在门口,又是给我擦汗又是给我递水的,也不敢问我考试的情形,说实话,我觉得他们比我都紧张。”于子涵笑着说,这样反而让她觉得比较有压力,自己在里面答题,父母在外面顶着烈日提心吊胆地等,让她于心不忍。

  最后,于子涵顺利考上了北京科技大学,在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,她才真正松了一口气,感觉自己总算是对得起父母无微不至的照顾了。(威海晚报记者 刘雪娇)

相关热词搜索:威海教育 中考 高考 营养餐

上一篇:王旭明炮轰假语文:再别康桥不是讲热爱祖国
下一篇:2015中国734所大学本科毕业生质量排行榜

分享到: 收藏